首页>广州旅游 > 清明将至,广州木棉依旧笑春风!

清明将至,广州木棉依旧笑春风!

[摘要]清明将至,广州木棉依旧笑春风!广州,被誉为是花城!在这座城市,一年四季繁花似锦,仿佛找不到她的春天是什么时候。不过,当你看到五层楼的木棉花开,傲骨挺直,朵朵绯红,火红的颜色倾泻流入古老广州城的时候,羊城之春,就降临人间了!

在很多人的印象里,木棉是红色(也有叫:橙红色)的,在南方,每当春天来临时,在街头,在巷尾,在马路边,随处都可以看见它的身影,那一朵朵红艳艳的木棉花缀满光秃秃的枝干,远远望去,犹如燃烧的火炬,因此也有人称它为“英雄花”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当木棉花的影子出现时,意味着冬天已经过去,新的一年又将开始。于是人们也习惯给予它诸多的赞美,赋予它更多的荣誉、精神,甚至将它作为市花的城市也比比皆是,比如广东广州、广西崇左、四川攀枝花、台湾高雄及新竹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木棉树高大挺直,树形漂亮,加上其生长强健,移栽容易,又抗风,非常适合在南方热带及亚热带中生长,所以被广泛用作景观树。当春天来临时,一簇簇盛开的木棉花,层层叠叠,密密麻麻,远望灿若红霞,很是美丽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木棉树的花期持续一个多月,从花蕾开始,就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,然后是绽放,接着成为蒴果,成熟后会自动裂开,风吹过时,雪白的棉絮从空中随风飘落,有好事者收集起来作为枕头、棉被的填充料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木棉别称很多,有海边花、苍梧、古贝、吉贝、红茉莉、斑芒树等,多达十几种名称。在众多别名中,英雄树最喜闻乐见,只因我们大部分时间见到的木棉花花朵硕大,如火如荼,耀眼醒目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每年春天,木棉花竞相绽放,吸引鸟儿落在枝头,红色的木棉常见,橙红色的木棉也确实不少,只是大家更喜欢用红色来形容它的美丽,而忽略了“橙”的存在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当我们习惯叫“红木棉”时,在广州番禺沙湾紫坭“瑞园”大门口却生长着一棵木棉树,开着橙色的木棉花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在番禺沙湾宝墨园边上生长着很多古老的木棉,虬枝盘曲,苍劲有力,当木棉花盛放时,年年都吸引很多市民、摄影爱好者前来欣赏、拍摄,然而却很少有人发现附近村里这棵开着橙色花朵的木棉花。村民告诉我:“村里原来有两棵这样的木棉树,树龄都有近百年,但后来死了一棵,如今就只剩下这棵了。”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跟其他红色木棉花一样,花朵一般是五瓣向上,花蕊黄色,唯一不同的就是花瓣的颜色呈现那种温暖的橙色,挂在矫健如龙的枝干上煞是好看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对木棉花的理解,当我们还停留在红、火、热烈等形容词里时,这橙色的木棉花的出现不知道是否会颠覆我们对传统的认识,对古诗词的怀疑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台湾著名散文家张晓风的木棉花的描述是这样的,“所有开花的树看来都该是女性的,只有木棉花是男性的。开的时候连一片叶子的衬托都不要……火烈烈地,有一种不讲理的架势,却很美。”火烈烈依然是指它的“红”,不讲理的架势应该也是指“红”,那么,假如她见到这棵开满橙色花朵的木棉树后,不知道她还会怎么写?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不过无论如何,它都是很美很美,尤其是在夕阳的映衬下,它显得更加娇艳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红色和橙色都是我喜欢的颜色,它们都属于欢快活泼的色彩。而红色我觉得它更加奔放、热烈,敢作敢为,相比较而言,橙色则显得低调一点,含蓄一点,它是成熟、收获的色彩,是快乐、幸福与富足,因此在所有颜色当中,我更喜欢橙色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远远望去,在光秃秃的枝干上,或许它并不显得抢眼,但却似乎给人一种让人容易亲近的,轻柔的,暖暖的爱意。

这种木棉全广州仅有一棵,听过的人不多,亲眼见过的人更少

趁着春色,不妨到广州番禺沙湾紫坭走走,看看这棵开满橙色的木棉花的木棉树。

“广州百年飞花艳,三月独看木棉红!”古老而高大挺拔的红棉,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历史与风情韵味。千年羊城的古老建筑与灿烂的红棉搭配得天衣无缝,揉和羊城市民的人情味,勾兑出这座南国文化名城春天的独特风情。


问题投诉

文章标签